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廉政文化>史海鉤沉
史海鉤沉

繆燧為官不欺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發表日期:2019-12-17 10:55:00

康熙五十五年(1716年)農歷三月初三,一名縣令因積勞成疾逝于任所。定海縣民“巷哭途號,哀聲遍野”,推選士民數十人“相率匍匐送柩”還鄉,見其家中“日費匱乏,家無長物”,連喪葬之費,還得靠上司撥給。這名縣令便是在定海任職二十二年,有著“定邑父母”清譽的繆燧。

繆燧,字雯曜,號蓉浦,江蘇江陰人,康熙三十四年(1695年)到五十五年(1716年)任浙江寧波府定海縣(其范圍大致相當于現在的舟山市)知縣,其政績被宣付國史館立傳,是死后唯一被編入《清史稿》“人物傳”之“循吏”的定海縣官。觀其一生立身行事,可以概括為兩點:為官不欺,勤政廉潔。

康熙三十四年,四十六歲的繆燧補授定海知縣,他把妻兒留在江陰,“只身蒞任”。定海位于浙江東北部海濱,為清初新設之縣治,“四面涂蕩,民難安業”,每遇大風潮,海水倒溢,侵田毀屋,溺人無數。繆燧“澄清島嶼,撫綏黎民”,先后修筑海塘23條,25000余丈,修復碶門一百余所,復墾農田數萬畝。一連幾年,遍植桑麻,“境內豐給”,“國計民生均為攸賴”。更難能可貴的是,繆燧常穿布衣草鞋親臨工地,與民同工、同吃、同住,百姓親切地稱他為“筑塘老爺”。

定海作為沿海之地素產鹽,但向來無“灶戶”(經批準設灶煎鹽的鹽戶)。鹽政大員把這看作是一種中飽私囊的機會,屢次發文要求“設廠砌盤,官為收買”。繆燧力持異議,允許不是“灶戶”的農、漁民制鹽,并改進鹽稅征收辦法,“計丁銷引”,“酌丁包課”,全縣每年按“人頭”額定鹽稅,為避免反復,繆燧還在知縣大堂上立石刻碑,“永為定例”。

繆燧一生清廉愛民。康熙三十六年(1697年),定海疫病流行,他聘名醫四人,設四局,為民義診。孤獨者派人送藥,貧困者不收藥費,全家病倒者,還代為雇人護理。是年疫情雖重,卻無一人死亡。

當時,定海“子弟十三四以上皆樵牧,不知誦讀為何事。”繆燧深感辦學興教之急,他一邊率先捐俸,一邊利用占藉認墾、勤工籌資之法建學宮。康熙三十六年,繆燧在定海縣署后半里捐資建屋十余間,創建定海縣第一所義學,以后又在各鄉各島創辦義學,并置學田二百余畝。辦學之初,繆燧更是費盡周折,將宜學對象逐個登記,上門動員,對于貧寒子弟,允許免費入學,以期從貧寒子弟中選拔優秀人才。自此,定海學風漸興。定海百姓感激繆燧恩德,要為他建功德祠,繆燧對此亦堅拒不受,改成書院,史稱蓉浦書院。

定海境內的普陀山香火頗盛,朝野各級官員常借口“躬巡沿海”而去游覽,按慣例其費用是向百姓攤派的。繆燧顧念百姓不堪重負,“出己資供應”,并不“派民分毫”。繆燧自奉儉約,連平時主食、蔬菜、調料等均從江陰帶去,“計所酌者,在官一杯水耳”。

在定海任職的二十二年,繆燧“教養兼施,威愛并濟”,“有利俱興,有弊俱革,無枉不伸,無欲不給”。康熙五十五年,繆燧逝于鎮海縣衙內。彌留之際,他未交待任何家事,卻反復叮囑要把《定海縣志》修好,要把“義學田”辦好。他說“事可對君父,心無累子孫。此乃余署定之座右銘也。平生無他,唯‘不欺’兩字”。

繆燧去世后,定海萬千百姓吁請“留葬”定海,但因其“歷陳二十余載生離”,禮部決定“遺骸歸葬故里,定海留建衣冠冢”。當年五月,衣冠冢落成,浙江巡撫徐元夢為之題詞曰:“其人如在”,表達的正是對繆燧的無限追思。

pk拾北京赛车官方开奖 吉林快三儿 免费十档行情炒股软 天津麻将手机app玩哪个 内蒙古快三奖金规则 排列五开奖 三级黃色 全民捕鱼打奖券赢话费 九游棋牌正规吗 舟山飞鱼彩票走势图 3d过滤缩水工具彩吧助手 日本av女优网qvod快播女 美锦能源股票吧 pk10北京赛车官方 下载广东麻将游戏四 sg飞艇正规吗 时时彩